车主溜车轧死自己获赔22万元

法院还认为,由于机动车辆系交通工具,任何人都不可能永远置身于车上,因此机动车保险合同所涉及的第三者和“车上人员”均不是永久的、固定不变的身份。周万涛并非在驾驶车辆过程中致死,在发生事故时,他在车下,不属于本车人员,其身份亦由被保险人转化为受害人,即为交强险及第三者责任险的理赔对象。因此,其在保险发生期限内发生保险事故,保险公司应按保险合同的约定履行给付其家人保险金的义务。最终,法院一审作出了上述判决。

近年来因防范意识的增强,绝大多数机动车驾驶员都愿意购买保险以抵御突如其来的灾害,但发生事故、灾害后,仍需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义务,保险公司不能因为保险合同的格式条款损害投保人的利益,也不能因为同情弱势群体而损害保险公司的利益。

  下车检查车况

2011年11月的一天,周万涛驾驶自家货车去锦州城郊的一处山上拉松树。将车停到山坡上后,他到后面去装货,这时车辆倒溜,因来不及躲闪被碾轧,送到医院后,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

庭审过程中,死者谢某强是否属于第三者责任险及交强险的赔偿范围,被保险车辆中的“车上人员”能否转化为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和商业三者险“第三者”?成为原被告双方争论的焦点。

  购买了保险,车辆出事,梁某的家人认为保险公司应该赔偿却遭拒。于是,梁某的家人将某保险公司告上法院,索赔72万余元。梁某的家人认为,梁某是在下车检查车辆过程中,因车辆自行溜坡被撞,属于正常下车,在车外遭受交通事故死亡的第三者身份,应按第三者予以交强险和第三者商业险理赔。

辽宁省锦州市私家车主周万涛在下车装卸货物时,不幸因溜车被碾轧致死,酿成离奇悲剧。在其家人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时,获得支持,投保的保险公司被判给付交强险保险赔偿金12万元,第三者责任险赔偿金10万元,共计22万元赔偿。

2014年5月,谢某强的亲属起诉至北川法院,要求某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范围内赔偿21.2万元。

  开车中途下车查看故障,不料货车突然溜坡——

法院认为,死者周万涛与保险公司签订的保险合同符合相关法律规定,依法应予保护。本案中导致其死亡的事故发生在交通运输过程中,属于交通路外事故,判定其属于第三者还是保险车辆的车上人员,必须以其“在事故发生当时”这一特定的时间,是否身处被保险车辆之上为依据,在车上即“车上人员”,在车下即“车下人员”“第三者”。

谢某强在车辆发生事故前虽驾驶该车辆,系“车上人员”,但其在车辆发生交通事故时已经被甩出车外,与运行中的被保险车辆形成“相对第三者”的关系,符合商业三者责任险条款中所称的“第三者”的范畴,应认定其是被保险车辆以外的人员,应当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和商业三者险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至于第三者责任险该不该赔偿,法院认为,根据某保险公司提交的保险合同第3条“本保险合同中的第三者是指因被保险机动车发生意外事故遭受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人,但不包括投保人、被保险人、保险人和保险事故发生时被保险机动车本车上的人员。”及第5条“被保险机动车造成下列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不论在法律上是否应当由被保险人承担赔偿责任,保险人均不负责赔偿:被保险机动车本车驾驶人及家庭成员的人身伤亡、所有或代管的财产损失……”的规定,虽然认定梁某为第三者,但梁某为事故车辆的驾驶员。根据双方签订的保险合同中的责任免除条款,梁某属于商业第三者险中的免赔对象,所以某保险公司无需承担商业三者险的赔偿责任。

悲剧发生后,周万涛的家人查阅投保情况发现,车辆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及商业险中的第三者责任险,其中在商业险中约定了不计免赔率特别条款,保险有效期为2011年4月20日至2012年4月19日。于是,其家人向保险公司提出索赔要求,但保险公司以“受害人为保险合同的被保险人,应认定车上人”为由,拒绝赔偿。双方争执无果,周万涛家人无奈向锦州市凌河区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保险公司赔偿相应损失。

2012年4月5日晚上7时15分,谢某强驾驶货车运输木材,行驶至北川禹里乡云安村杨绍湾路段时,因车辆压垮路基,导致翻车,谢某强被甩出车外,落地后被翻滚的车辆碾压身亡。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

2013年12月20日,北川公安局交警大队出具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谢某强驾车被甩出车外,被车辆碾压致死”。

  广西新闻网-当代生活报记者 王斯 通讯员 韦爱华

一审法院作出不予支持原告的判决后,原告不服提起上诉。

  保险公司免赔

被告方认为不该承担保险责任。理由是《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规定,“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依法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以及《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五条规定,“交强险合同中的受害人是指因被保险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遭受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人,但不包括被保险机动车本车车上人员、被保险人。”谢某强作为投保人,同时也是被保险车辆的驾驶员,不属于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和商业三者险的赔偿范围。

  2015年10月25日23时许,在南宁市邕宁区防洪堤一期工程一工地内,梁某感觉自己开的货车出现故障,即挂空档停车下车检查车况。由此,一审法院判定,某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梁某家属死亡赔偿金等共计11万多元。

原告方认为,保险公司应承担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和商业三者险赔偿责任。

  发现自己开的货车出现故障,梁某便停车下车查看。不料货车突然溜坡滑行,将正在路上检查车况的梁某撞伤,最终因伤势过重医治无效死亡。自己的车撞死了自己,车主能否获得保险公司赔偿?近日,记者从南宁市邕宁区法院获悉,出事时,因为梁某是驾驶人,属于第三者责任险中免赔对象,梁某家属仅获得交强险11万余元的赔偿。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谢某强在某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险,双方建立了保险合同关系,双方均应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履行相应义务及承担相应责任。本案中谢某强作为投保人同时也是被保险车辆的驾驶员,虽然事故发生时被甩出车外碾压致死,但其车辆将路基压垮至车辆翻滚与谢某强被车辆碾压致死应系同一交通事故,其身份不因车上车下的时空条件变化而转变为“第三者”,谢某强依然是合法驾驶员,其受到的伤害不属于机动车交强险及第三者责任险的赔偿范围。

  法院认为,梁某是因车辆出现问题而下车查看出事故。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中的“第三者”是指除保险人、被保险人和保险车辆上的人员以外,因保险车辆的意外事故遭受人身、财产损害的第三人。机动车辆作为一种交通工具,任何人不能永久地置身于机动车之内,机动车保险合同所涉“第三者”与“车上人员”均为特定时空条件下的临时身份,均不是永久的、固定不变的身份,二者可因时空条件而转换。交通事故发生的时间确定尤为重要,判断因保险车辆发生意外事故而受害的人属于“车上人员”还是“第三者”,必须以该人在事故发生当时这一特定的时间是否身处保险车辆之上为依据,在车上即为“车上人员”,在车下即为“第三者”。该案中,梁某虽是事故车辆的驾驶人,但这并不影响其成为交通事故的受害人。事故发生时,他是停止驾驶行为下车检查车辆,处于车辆之外,他的身份已经由驾驶人员转化为本车人员以外的第三者。同时,该事故已经认定为交通事故,并作出了事故责任认定书,梁某应当属于保险合同中所指的第三者,某保险公司应当在交强险赔偿限额范围内对梁某家人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2014年1月16日,经司法鉴定,谢某强系交通事故致呼吸功能衰竭死亡。谢某强的货车在某保险公司购买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

  他被自己的车撞死 保险公司该不该赔偿

驾驶员因车辆翻车被甩出车外,被自己的车辆碾压致死,驾驶员是否属于保险合同中交强险及第三者责任险中的“第三者”?北川法院审理判决驳回驾驶员亲属的索赔起诉。驾驶员亲属不服提起上诉,绵阳市中院审理后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家属索赔

按照侵权法基本原理,机动车驾驶人因其本人的行为,造成自己损害,他不可能成为其本人利益的侵权人,并对自己的损害要求自己保险的赔偿。因此,被保险人作为驾驶人时,不属于第三者的范畴,否则有违侵权的基本原理。

  赔偿交强险

绵阳中级法院经审理认为,我国现行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保险合同制度中,根据交通事故发生时受害人与致害车辆之间是否存在关联程度,将受害人区分为“车上人员”和“第三者”,二者均是受害人在交通事故发生时这一特定时空条件下的临时性身份。现实生活中,交通事故往往包含了从危险状态出现到实质损害发生的一个联系过程,损害后果也是因该连续过程中的各种因素造成,故所谓“交通事故发生时”应当是这一连续过程,而不是实质损害发生瞬间这一孤立时间点。本案中,谢某强是因交通事故本身原因被抛出车外,其与车辆脱离接触时处在事故发生进行中,仍是其所驾驶车辆的“车上人员”,不能成为被保险车辆以外的“第三者”,在双方签订的保险合同条款中,均明确约定对保险事故发生时的车上人员及被保险人所有损失不属于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的赔偿范围。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方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操作失误

新浪基金曝光台:信披滞后虚假宣传,业绩长期低于同类产品,买基金被坑怎么办?点击【我要投诉】,新浪帮你曝光他们!

  由此,一审法院判定,某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梁某家属死亡赔偿金等共计11万多元。

  梁某是邕宁区人,2014年10月买了辆大货车,挂靠在某运输公司名下,并以公司名义购买了交强险和保费为100万元的第三者责任险。2015年10月25日23时许,在南宁市邕宁区防洪堤一期工程一工地内,梁某感觉自己开的货车出现故障,即挂空档停车下车检查车况。可该货车突然溜坡滑行,将正在路上检查车况的梁某撞到路边石块,并侧翻到工地道路侧坡底邕江河边。事故发生时无人发现,后同在该工地运泥的工友发现梁某受伤躺在地上,因医院的救护车未能及时赶到,梁某送到医院时势过重死亡。事后,交警认定,梁某驾驶机动车在工地内行驶未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其单方过错造成事故,梁某应承担事故全部责任。

  第三者责任险

  依据合同

  被自己的车撞死

  核心提示

  法院判保险公司

  来源:广西新闻网